江止

不塞不流,不止不行。

杂文·脑洞

连战败时被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狠狠殴打都不在乎的男人在哥哥即将被伊万带走的那刻歇斯底里起来:“放开他!你们放开他!哥哥!”他不断挣扎着,破败的军服遮不住伤痕累累的身躯,亚瑟几乎按不住他,阿尔弗雷德狠狠地给了他一拳,额上的伤口又裂开了,温热的血落下来,伸出的手却始终不肯缩回来,阿尔弗雷德踩住他的手,白净的脸上一片阳光的笑意,“路德维希,你要还债,你哥哥也是。”他一字一顿地说,“你们要付出代价。”路德维希闭了闭眼,血珠落在他的眼睫上,像泪,他疲累地说:“可那都是我的错啊……”被伊万拉着走的男人听了这话站住了,他回过头对年轻的弟弟笑了笑,“阿西,不要责怪自己,这是普/鲁/士的业障,本就该还的,只是没能好好保护你,对不起。”路德维希看到熟悉的笑容有些恍惚,他想起他刚诞生的时候,一睁眼就看见银发红瞳的青年嚣张的笑:“以后就由本大爷来保护你啦!”那时候的普/鲁/士,强大又耀眼,他一直是为了成为那样强大的存在而努力着,希望有一天能以保护者的姿态站在他哥哥的身前,可结果呢?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现在他居然要失去他了!
――――――――――――――――――――――――――――――
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王耀的光。
彼时王耀刚从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囚禁中跑出来,他光着脚飞奔,尖利的石块划破脚掌也不知道疼痛,强烈的求生欲望促使他不断地迈动双腿,等他停下来时,他已经离开了孤零零的山上别墅,站在城市汹涌的人潮里。
周围人怪异的目光扫过来时,王耀才发现自己与这个城市有多格格不入。别墅里到处铺着柔软的地毯,伊万不让他穿鞋。他身上只穿了一件长袍,脖颈上还残留着伊万昨晚吮出的紫红色吻痕。王耀局促地拉了拉衣领,漫无目的地数着路灯走着。
阿尔弗雷德就是这时候出现的,金发蓝眸的青年仿佛从天而降似的,笑着对王耀伸出手:“需要Hero的帮助吗?”
“也就是说,你被人囚禁了半年?”阿尔弗雷德侧过脸递给王耀一杯温水。
王耀点了点头,“我知道这很荒唐,但我说的都是事实……”
“我相信你。”阿尔弗雷德打断他的话,朝他一笑。
王耀眼眶微红,借着喝水的动作掩饰微勾的唇角。
阿尔弗雷德沉默半晌,问道:“那你接下去打算怎么办?”
王耀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本打算回中国一趟,但……”
阿尔弗雷德拍了拍王耀的肩膀,“这好办,你先去洗个澡,我来准备晚饭。”
“琼斯先生……”阿尔弗雷德转过身,王耀身上松松地挂着他的一件白衬衫,扣子没有扣好,袖子也长了一截,两条细白的腿暴露在空气中,脚趾圆润可爱。他的脸颊被水汽熏得微红,琥珀色的眸子里也带了些水汽,形状漂亮的嘴唇微张着,露出洁白的齿列和一点艳红的舌尖,修长的脖颈上星星点点的痕迹淡了些许。
阿尔弗雷德眼神微沉,难怪伊万·布拉金斯基要把他囚禁起来,这样的美人,谁不想拥有呢?
………………
………………
………………
“小耀,”高大的斯拉夫人喊他的名字,紫罗兰色的漂亮眸子里暴戾的破坏欲层层叠加,“过来,到万尼亚这儿来。”
王耀被阿尔弗雷德护在身后,沉默着没说话。
“伊万·布拉金斯基,王耀可不会听你的。”阿尔弗雷德笑着说,海蓝色的眼睛里赤裸裸的满是挑衅。
………………
………………
………………
当阿尔弗雷德看清拿着枪的人是谁时,脸上的错愕再也掩饰不住:“耀?”
王耀对他笑:“怎么,突然不认得我了么?”
“耀,你怎么会……”阿尔弗雷德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
“呵。”暗处靠墙坐着的人影冷哼了一声,“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阿尔弗雷德一听到熟悉的声音就觉得不妙,看清了墙角的人身上绑着的绳索更是不安到了极点:“伊万·布拉金斯基?”
对方没有回应,闭上眼睛靠着墙又不出声了。
“需要我为你解释一下吗?”王耀把玩着手里的枪,面上带着他熟悉的笑意。
“从一开始就是你安排的?”阿尔弗雷德质问道。
“没错,我的小甜心。”王耀琥珀色的眸子光华流转,他随手把枪扔给身后站着的亚裔青年。